盘点《老酒馆》中的百味人生,人性执念见每个人的风骨

时间:2019-09-05 18:50:03阅读:1089
古今往来酒是时间的丈量尺,君不见“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”;酒是思乡的一抹情怀,君不见“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”;酒是英雄的标配,君不见“有酾酒临江,横槊曹公”;酒是寄托思念的溶解

  古今往来酒是时间的丈量尺,君不见“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”;酒是思乡的一抹情怀,君不见“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”;酒是英雄的标配,君不见“有酾酒临江,横槊曹公”;酒是寄托思念的溶解器,君不见“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”……而酒味在浸透了诗味的同时,也沾满了人情味,一言以蔽之:一壶浊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于是,一滴滴的酒串起了时光的年轮,也让一个个“留其名”的饮者传唱至今。

  而在近日的荧屏,一出《老酒馆》在惊喜开张,高满堂在电视剧《老酒馆》开机前的编剧阐述中说:“《老酒馆》讲述了闯关东来东北的小人物陈怀海(陈宝国 饰),历经磨难以后,来到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大连开老酒馆谋生计,并利用老酒馆结交抗日志士,传播抗日思想,与殖民者斗争的故事。它以一个小小的酒馆为舞台,以中国积贫积弱的时代为背景,上演了一幕‘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’的传奇大戏”。从开播的十余集来看,这里有留洋归来的传统文化人贺义堂(冯雷 饰)(冯雷 饰),有留着长辫子的满清遗老那正红(冯恩鹤 饰),有劫富济贫的江洋大盗金小手(陈月末 饰),有恪守规矩的老二两(牛犇 饰)等等,在老酒馆里,各色人等纷纷登场,这条街的买卖和客人,和老酒馆掌柜陈怀海的故事挂蹭交织,一个酒馆见时代,一个酒馆见人性。

  在纷纷登场的诸多角色中,他们是酒馆的常客,同时也是时代的过客,酒馆中的百味人生五味杂陈,其实每个人都有其坚守的东西,或愚或智,或邪或义,执念坚持得多了,便组成了每个人的风骨,这样,每个角色都立了起来,下面,我们浅析一些角色的“执念”,唏嘘随君。

  陈怀海:满怀生意春风福,一点诚心秋月明

  如果要用一句话形容老酒馆掌柜陈怀海的信念,那么这句挂在老酒馆的对联便举重若轻地道尽了他的为人准则。从他的个人经历来看,他在关东山场子上放过木头,在鸭绿江放过木排,在金场子的塌方中死里逃生,无论从眼界还是经历,都注定了这个闯关东帮子的不简单。

  开篇老潘头“诈死”事件可谓是奠定了陈怀海的睿智,与警察的斗智斗勇,对飞来祸事的巧妙化解,让观众对其为人处世有了初步的了解。而在后续的剧情中,他接纳老白头(萧松原 饰)、老二两,帮助贺义堂,袒护金小手,日本人剑下救下那正红,诸多种种,不仅展现陈怀海的隐忍大气,也彰显了其刚正不阿、恩怨分明。他开酒馆的理念是“酒菜人”:这个酒人儿啊,人是下酒的菜,喝多喝少看人的两撇。

  陈怀海话里话外的做人道理,做生意仁字当先的理念,让很多人愿意赶老酒馆的“人情味儿”,这也是其老酒馆的生意与贺义堂料理店和老奉天中餐馆的区别。

  陈怀海的“开门迎客”不仅让其生意兴隆,而其身正的秉性也注定了其在后续的剧情中,在时代的洪流中,成为酒馆以及爱国志士的主心骨。酒馆虽小,却激荡着历史风云。期待后续。

  那正红:只要有了皇上,我就有了主心骨

  那正红从刚出场的时候开始,像是路见不平的志士,帮陈怀海打跑了地头蛇,身份是曾经在皇宫里教宫廷子弟帅摔跤的老师。他总是身穿长褂,头戴一顶圆帽,脖子套着围巾,围巾正是他隐藏长辫的障眼法。而随着剧情的发展,那正红的“奴性”越发明显,不仅凭借着自身对于“王爷(屠洪刚 饰)”的深信不疑让贺义堂倾家荡产,更为了宴请被囚禁在大连的婉容(袁姗姗 饰),他卖了自己的房子,包下了整个老酒馆,看到婉容就像看到主子,卑躬屈膝,毕恭毕敬,奴性十足。

  他与陈怀海的正义爆发点出现在与日本人的交锋之后,他为了自己的辫子差点以命相搏,而面对陈怀海的劝诫,他公然说道“我不管他是谁的皇上,皇上就是皇上,只要有了皇上,我就有了主心骨,我就有了家,我就有了命”,一个满清遗老跃然荧屏。

  而也正是随着这次的争执,陈怀海与其划清了界限,他劝解过,在后续的道路上只能成为路过的“客人”,而不能成为朋友。“皇上”是那正红的执念,也是那个动荡的年代,无数满清遗老的执念,他的风骨终归奴性,不仅是人性的悲哀,也是时代的悲哀。

  老二两:规矩不能破

  80多岁的老戏骨牛犇在剧中饰演的是老二两,他是一个孤苦无依的老人,没人知道他的过往,但他却是一个极有原则的人,无论何时规矩都不能破,教会了“山东老酒馆”很多道理。观众对他的印象是他独自倚在窗边喝酒,并喃喃自语。

  他的剧情爆发点在下雨天的剧情中,老酒馆因为没客,准备上板儿歇业。但这时,老二两头戴斗笠身披蓑衣,步履蹒跚地缓缓走来。进屋后并没有急于表达自己买酒的想法,而是询问为何提早歇业的原因,得知后先将自己不惹嫌的前提说明后,才娓娓将自己坚守的本心和做事的执著理念传递给在场的每一个人,此时陈宝国 饰演的酒馆老板,才真正正视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。他说:“做生意的规矩不能破。说是十一点就是十一点,说是十二点你也得等着,纵然是没有顾客登门”。这段话让陈怀海汗颜,同时也让酒馆的伙计们泪流满面。

  陈怀海在雨夜为他叫了车,并把钟拨慢了半个小时,但老二两依旧呆了半个小时就走了,他蹒跚的背影赚足了观众的眼泪。

  身无片瓦遮风挡雨,却恪守规矩,从不占便宜,老二两的存在让剧中不少角色相形见绌,他的执念让人肃然起敬。

  金小手:劫富济贫真君子

  《老酒馆》的主题是浓郁的爱国情怀,目前出现的每个角色即便个性不同,但都在细微处展现出自己的“仁义热血”。金小手锄奸扶弱,把日本人开的餐馆横扫干净。虽然曾经觊觎了老酒馆一段时间,却在和陈怀海的过招中两人结为兄弟。

  金小手的故事其实是被陈怀海带出来的,金小手复杂,能够在诸多“疑难”的场合窃取东西,但却也是很简单的角色,他的人生信条只有一个:劫富济贫。

  他的戏份从目前来看,有惊艳的两场,一场是在酒窖中与陈怀海的惺惺相惜,一场是在牢狱里与陈怀海的“把酒言欢”。

  两个人的酒味对味道,对味的同是一股正气。

  婉容:追寻的人间烟火味儿

  婉容是剧中出场最为神秘的一个,前番处处烘托,却只为这个笼子的金丝雀能够出去吃一次饭。她吃了两次老酒馆的饭菜,一次是在老酒馆,一次是陈怀海带着伙计们一起上门做饭。也正是在两次吃饭的描写里,道尽了一个末代皇后的心酸。

  婉容的执念和渴望是什么:自由!在刚入老酒馆的时候,她说了一句“这才是人间烟火味儿啊”,饭后疯狂地叫喊“我还要等他来”。而在官邸里的时候,她依旧是那个苦等溥仪的婉容,却连选择菜品的自由也没有。她同样在厨房说了一句 “这才是人间烟火味儿啊,我喜欢这个味儿”,她其实更像是一个囚徒,她的渴望是自由。

  老白头:妙处即无语

  老白头是磨剪子磨菜刀的小商贩,也是最早落地老酒馆的人之一,这件事的妙处在于,陈怀海让其在自己的酒馆里开下磨刀铺,这下左右街坊要来磨刀磨剪子都纷纷下榻了老酒馆,无形中增加了人气。

  而老白头也是在老酒馆中短短戏份也比较出彩的角色,其中有一幕他单品酒,就喝出来酒缸子有了裂缝,让烧刀子的酒气外泄了,陈怀海详细检查后,果然发现酒缸裂了一道小缝隙。不禁对其刮目相看。

  他遇到事情不多言,在陈怀海意图和他套近乎的时候,他回复了一句“只管品酒不扯家事,妙处即无语,说明你这酒还没有喝到妙处”。一下子也让见多识广的陈怀海咋舌。

  老酒馆集合了人生百态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信条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执念,也正是这千千万万的执念,让每个人遵循着自己的生命轨迹运行,同时,也在卷入时代的洪流中,摸爬滚打,或适应时代滚滚向前,或扭转逆境奋勇而上,或淹没于时代碌碌无为。回头看,很多小人物的妙处即无语,规矩成方圆等,便是民众最本真的样子。

  艺术的典型形象可以折射一个时代,陈怀海是变革时代的见证者也是参与者,老酒馆同样是回望时代的一个坐标,方寸之间汇集着一群贫民百姓,人生百味,长歌当哭,或轻抿一口回味无穷,或把酒当歌壮怀激烈,酒味不散,人气不衰,酒味串起了人生百味,在这百味人生中又窥见了每个人的执念和风骨,正如高满堂所说:“一壶老酒,装得下浑浊乾坤,各色人物,粉墨登场,卸下妆来,都是大写的人”。人字在于一撇一捺,如何立得住,老酒馆以其卓越的演技和表现力做到了。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