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丹枫(张丹枫为什么喜欢云蕾,云蕾哪一点能配上张丹枫)

时间:2020-12-07 10:53:48阅读:18
张丹枫为什么喜欢云蕾,云蕾哪一点能配上张丹枫因为女主,呵呵,开玩笑了。《侠影录》里抛开云蕾的也没几,我看书里写的她这一辈的,数云蕾长的最漂亮,武功也最高了,而且家世又和张丹枫那么有渊源,武功都是一路的…

张丹枫为什么喜欢云蕾,云蕾哪一点能配上张丹枫
因为女主,呵呵,开玩笑了。
《侠影录》里抛开云蕾的也没几,我看书里写的她这一辈的,数云蕾长的最漂亮,武功也最高了,而且家世又和张丹枫那么有渊源,武功都是一路的,这俩人在一起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其实它毕竟是个小说,而且是梁老最爱的一部,当然写的最完美了,没有那么多为什么。
问一下,你这么不待见云蕾莫不是看了FBB演的电视剧了吧?千万别看那破玩意儿,改的面目全非,恨我的牙痒呀!
张丹枫师傅是谁
张丹枫师傅
妻子兼师妹:云蕾
刘松仁版张丹枫
父亲:张宗周(张士诚后人)
师傅:谢天华
师祖:陈玄机
师叔伯:董岳、潮音和尚、叶盈盈、云澄
岳父:云澄
张丹枫是天山派的鼻祖吗
天山派的始祖:张丹枫。张丹枫有四名弟子:霍天都、于承张玉虎、陈石星、孟华。霍天都是天山派的创派祖师。
下面是天山派在梁羽生大师下的历史。
武侠大师梁羽生小说中,天山派几乎占据其中一半篇幅。 天山派的人  天山派的始祖:张丹枫。   张丹枫   是张士诚的重孙子。张士诚兵败后,其子被部下送到瓦剌,呼为“少主”。这位“少主”后来在瓦剌国担任了官职,他的儿子张宗周,也就是张丹枫之父。张宗周先是子袭父职,后来步步高升作到瓦剌的右丞相,为了挑起瓦剌与明朝的战争而设计扣押明朝使节云靖二十余年。张云二家纷争自此而来。   张丹枫的师承,追本溯流是源于张士诚的那批部下的。他们将武艺教给了陈玄机,即日后的玄机逸士,并派他去刺杀亲生父亲云舞阳。陈玄机门下有四大弟子:董岳、潮音和尚、谢天华、叶盈盈,后来又收云靖之子云澄为徒。其中谢天华在迎接云靖入雁门关之后,留在了瓦剌,成为张丹枫的师父;而叶盈盈则收云靖的孙女云蕾为徒;云蕾之兄云重则是董岳的弟子。张丹枫的功夫,虽然另外还有一部分源自彭莹玉的《玄功要诀》,但彭莹玉也是张士诚的部下。   严格来说,张丹枫有四名弟子:霍天都、于承珠、张玉虎、陈石星、孟华。霍天都是天山派的创派祖师,按下不表。于承珠是大明英烈于谦的女儿,嫁与抗倭义士叶成林为妻。张玉虎是京师三大高手之首、御林军统领兼锦衣卫总指挥张风府之子。陈石星是张丹枫暮年所收弟子,与云重的后人云瑚结为夫妻,但张丹枫去世不久,他也死了。孟华是张丹枫的隔世弟子。   天山派创派祖师:霍天都。 霍天都:张丹枫大弟子天山派北支创立者   霍天都父子两代人,都致力于各派剑谱的搜集工作,立心要创出一派新剑法来。在张丹枫的指点下,霍天都剑法大成,初创了天山剑派,却与妻子凌慕华分道扬镳。霍天都的弟子有晦明大师和霍天云。   天山派的发扬者:晦明大师。   晦明大师,是霍天都到天山三年后所收的唯一弟子,艺成后在辽东经略熊廷弼帐下任参赞一职。后因主帅熊廷弼被皇帝传首九边、恋人铁珊瑚身死,灰心下出家,法号晦明,回到天山陪伴师父。不久霍天都病逝,晦明接任了创立天山派的担子。   晦明大师   原名岳鸣珂,是霍天都到天山三年后所收的唯一弟子,艺成后在辽东经略熊廷弼帐下任参赞一职。因为东北出产上好的白金与精铁,因此熊廷弼打算铸一把剑(后被桂仲明所得),叫岳鸣珂负责。岳鸣珂的师父霍天都铸过两把剑,其中游龙剑给了岳鸣珂。但岳鸣珂不懂此道,又因为路远不能回天山,想起少林有本《龙泉百炼诀》,不如去取,并且可以为将士们铸造兵刃。   岳鸣珂取经时,适逢金独异偷袭少林,于是追击,与金独异两败俱伤,幸得铁珊瑚将他背回少林寺调治。此后二人同行万里,以至于被铁飞龙误会,派练霓裳说媒。岳鸣珂曾两次入宫,第一次窥测到了客氏的一些活动,却丢了游龙剑,于是只得二次入宫。此剑后来为练霓裳所得,送还岳鸣珂。   练霓裳为铁珊瑚说媒被拒绝后,铁飞龙与岳鸣珂间有了嫌隙,铁珊瑚则出走,后来被练霓裳找到,一起在陕西明月峡落草。后来遇到饥荒,受灾民要求攻打鄜县开仓放粮。铁珊瑚被金独异追击,岳鸣珂营救不成,悲痛欲绝斩杀金独异。岳鸣珂见铁珊瑚已死,熊廷弼又被皇帝传首九边,灰心下出家,法号晦明,回到天山陪伴师父。不久霍天都病逝,晦明接任掌门。在天山脚下的回疆里声誉甚好。 金庸的天山派  【门派来由】   灵鹫宫远在天山,经过几十年的经营,却悄悄控制着中原至东南沿海大多数江湖帮会。所以江湖上谈起天山派,不谈“天山”,往往用“宫里”代替。   灵鹫宫当然不在雪山峰顶,而是在天山南麓一处温暖湿润的所在。众多弟子居住于此,灵鹫宫实际上即是集市、也是城堡。因为方圆百里皆是其控制范围,所以灵鹫宫从未经过刀光剑影,一派安乐祥和景象。   天山童姥是天山唯一的神,见过她面目的人少之又少,大多数人只是从血腥的江湖故事里听到过这个恐怖的名字。   【战斗特色】   天山灵鹫宫的武功以诡异著称,常人看来天山弟子几乎是一个鬼魂。   实际上天山弟子的攻击也是外家功夫,但只有敌人才知道他们同时给予的寒冰伤害。而且他们的攻击在关键时刻会连连爆击,所以轻视他们的人大多已不在人世。   真正让所有武林中人胆寒的是,天山弟子在战斗中身形飘忽,可以瞬间隐没自己,待合适时机实行一击必杀或者点穴定身。不光自己,他们还有隐没同伴的能力,几个天山弟子几乎可以在瞬间隐没整个军队。   天山弟子,是天生的刺客。   【门派特色】   玄冰术:天山武功,以寒冰见长,掌中带冰,冰中有气。天山玄冰,已非寻常之水结成,可以在烈日炎炎之下,经久不化;可以在寒冬之日,瞬间蒸发,化作杀气。天山弟子用冰,如同星宿用毒、峨嵋用符,是武林中大大出名的制敌手段。玄冰术的作用就是不管何时何地,掌中成冰,好似凭空抓取一个物件一般。   采冰术:采冰术是天山的内家功夫,采冰的修炼,才使得玄冰术的掌中成冰变成可能。但采冰术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,天山弟子对这门技艺的修炼是最刻苦的。   御雕:天山有大雕,名曰灵鹫。这也是天山灵鹫宫名称的由来。灵鹫翅短掌宽,不善飞行却善奔跑。   【缥缈天山】   缥缈峰海拔不高,没有冰雪,反而多雾,一年中倒有半年无法看清山中面貌,所以叫做缥缈峰。天山盛产雪莲,但如果从缥缈峰灵鹫宫出发,登至雪山顶采集雪莲,也是一条艰难而危险的路。   灵鹫宫里,大多是中原汉人,但也和平相处很多当地各族人士,他们为灵鹫宫的日常运作辛勤工作。   灵鹫宫里泉水多,而且是雪山冷泉,冷泉水有两大好处,一个是可以变成天山弟子掌中玄冰为杀人利器,另一个是适合浇灌葡萄,让葡萄甜而不腻,肉厚汁多,所以灵鹫宫的葡萄也是西域最佳。
张丹枫怎么死的
自然死亡,病逝。
初次登场:《萍踪侠影录》回,时年约二十出头
最终谢幕:《广陵剑》第七回逝世,时年约九旬

《萍踪侠影录》:阳曲酒楼破庙戏云蕾;黑石庄夜访石英取宝图;晋王墓双剑合璧胜黑白摩诃;获鹿化敌为友毕道凡,惺惺相惜张风府;青龙峡调虎离山解救张风府,双剑合璧胜点苍二老;京城面见于谦剖析敌情,暗助云重夺得武状元;苏州快活林豪赌赢名园,太湖西洞庭山泛舟寻宝藏;孤身被困地底获奇书,双剑扬威石阵除奸邪;献宝藏共抗外敌,护地图北上京城;土木堡劝说正统帝,解救张风府;助于谦保卫京城,探瓦剌再出边关;阳曲城紫霞报讯,六樟山群魔大会;雁门关再战乌蒙夫,紫竹林初谒萧韵兰;太师府舌战也先,石塔上保护正统;愕罗部结盟共抗也先,故居诀别云蕾;唐古拉山结识上官天野,师徒四人合斗魔头;巧计助云重,泥沼陷敌骑,存心解恩怨,假手托医书;也先兵围丞相府,云重舍命抗金牌,脱不花拼死解救,张宗周服毒自杀。结局:恩怨了了,与云蕾同隐江南太湖西洞庭山。
《散花女侠》:收于承珠为徒;夺门之变后远走大理;沐王府秒杀阳宗海,点苍山大战众魔头;送波斯公主到京城,赴英宗鸿门宴;指点霍天都,解救毕擎天,最后把于承珠许给了叶成林。
《联剑风云录》:内功已练到「敌强则强,敌弱则弱,因势反击,收发随心」的最上乘境界,京城教铁镜心诈死脱身,打败乔北溟,入宫迫使皇帝不再追究贡物劫案;崂山正邪巅峰对决,再次击败乔北溟。
《广陵剑》:秒杀三大魔头,收陈石星为徒,当夜逝世。
张无忌和张丹枫谁厉害,乔峰和乔北冥谁更猛
冥最老,但和对手,是当时的boss,武功为修煞功,后来与张丹枫比武败后流落荒炼成正邪合一的绝世神功。《散花女侠》
张丹枫是明朝的人,正派第一高手,击败乔北冥天下第一,学了玄机真人的武功,与他的徒弟霍天都创了天山剑法,无敌天下,后因与乔北冥比武受伤,未得高寿。《散花女侠》
金世遗,清朝,超级boss,先是师从毒龙尊者练了异常厉害的邪派武功,后得天山派唐晓澜帮助度过走火入魔难关,炼成天山派武功,最后与厉胜男在海外找到乔北冥的正邪合一神功,十年后融会贯通,自创一派神功,炼成金刚不坏体,超迈前人,天下无敌。《冰川天女》《云海玉弓缘
为什么张丹枫和王重阳同为绝顶高手,寿命却都不长呢?

影响寿命长短有很多因素,比如有没有长寿的dna基因;有没有强壮的体魄,有没有疾病,有没有的生存环境?还有每个人的性格,生活习惯都会对寿命产生影响。

就算张丹峰和王重阳都是绝顶高手,但这只代表他们两个人武功高强,不代表寿命也很长。武术有的时候会给人一种错觉,大家以为只要是练武的人身体都好都能长寿,其实这并不是必然的。

王重阳是五绝中神通,武功高强无可厚非,但一般像他这种人都醉心于武学,会为此伤心耗神。耗神就会导致作息不规律,身心没有得到滋养,自然就会对身体代谢产生一定的影响。

思虑过重是养生的大忌,很多老医生都劝大众要想长寿就不要思虑过重。我们看那些长寿的老人,他们之所以长寿就是因为他们心胸广阔,什么事都想得开。

这样的老人根本不会武术,更谈不上是武术高手,他们就是作息规律,再加上心大遇事想得开,以及身体内有长寿的DNA。

会武术对长寿只是一个辅助作用,练武术的目的是强身健体,身体健康结实不爱生病自然就长寿了。我们看那些练太极的武者,他们练太极不是为了争抢天下第一,就是为了锻炼身体。

这种情况下练武术是完全可以长寿的,但像张丹峰和王重阳他们练武术更多的是为了保命。还有这两个人承担了太多的压力,王重阳是全真派教主,身上有重担要挑。

而且王重阳还是一个很要强的人,他可不像周伯通活得那么潇洒,他每天思虑国家安慰,是具有爱国主义精神的武林人士,这样的人一般都很难长寿。

张丹枫也是一样,也是一个心气很高的人,想长寿也难。

张丹枫的名士风流

1、书生服饰华贵,似乎是富家公子,他独酒,一杯又复一杯,身子摇摇晃晃,颇似有了酒意,忽而高声吟道:「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」摇头摆脑,醉态可掬,咕嘟嘟又尽一杯。
2、那书生忽然摇摇摆摆走了出来,吟道:「四海之内皆朋友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这位小哥的帐我会了。」摸出一锭银子,足有十两,抛给掌柜道:「多下的给你!」
3、那书生吟道:「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。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呀,呀!我不和你喝酒,不和你喝酒!」醉态可掬。云蕾给他弄得不知应付,正想扶他,忽见他双腿一夹,那匹白马飞一般地奔跑。
4、那书生咬一口芋头,摇头摆脑,自言自语道:「黄酒可醉,汾酒亦醉;鱼肉固佳,芋头亦妙。好香呀,好香!」云蕾怒看他一眼,别过头去。那书生叫道:「喂,吃白食的,给你一个芋头。」
5、那书生翻了个身,咿咿唔唔的呻了两声,云蕾叫道:「强盗来啦!”那书生睡眼惺松,懒洋洋地坐起来,吟道:“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。」
6、云蕾送他日月双旗,实是一番好意,不料那书生面色一变,拿起日月双旗,忽然冷笑说道:「大丈夫立身处世,岂能托庇匪人?你读过孔孟之书吗?」双手一撕,竟把威震胡汉的日月双旗撕成四片!
7、书生摇了摇头,忽而仰天叹道:「一掷乾坤作等闲,神州谁是真豪杰?沙家父子在黑道上也有点虚名,谁知却是如此不成气候!」意兴萧索,一派失望的神情。
8、书生面色略变,却微微一笑,掩饰神情,又摇了摇头,说道:「金刀寨主与沙家父子自是不可同日而语,只是要说他就是真豪杰嘛,也还未见得!」云蕾气道:「好,普天之下,只有你才是豪杰!」一怒冲出树林,忽见眼前人影一晃,只听得书生笑道:「小兄弟,慢走,我说你才是豪杰。」 9、书生仰天一笑,吟道:“浮萍飘泊本无根,落拓江湖君莫问!”笑得甚是凄凉。云蕾心道:“这人想必也有一段伤心身世,与我一样。我的伤心身世也不欲人知,那又何必去盘问他?”如此一想,同情之心,油然而生,道:“好,那我不再恼你了,咱们就此分手吧!”书生忽又笑道:“小兄弟,你今日做我的保镖,我该请你喝一杯酒。这回你是有功受禄,我不说你白食了。”
10、只见那书生走近摩挲,看了又看,忽而高歌道:“谁把苏杭曲子讴?荷花十里桂三秋。那知卉木无情物,牵动长江万古愁!呀,牵——动——长——江——万——古——愁!”唱到最后一句,反复吟咏,摇曳生姿,真如不胜那万古之愁。云蕾心道:“古人云狂歌当哭,听他这歌声,真比哭还难受!”想不到那书生一歌既终,当真哭了起来,哭声震林,哭得树叶摇落,林鸟惊飞。
11、书生哭个不停,云蕾给他哭得心烦意乱,对方是个陌生男子,想上去劝解,又觉不好意思;若离开他,又似不近人情。书生越哭越哀,云蕾也觉心酸,忍不住陪他哭了。书生瞥她一眼,忽而以袖拭泪,哭声顿止。猛又抬起头来,仰天狂笑。
12、书生纵声大笑,吟道:“亦狂亦侠真名士,能哭能歌迈流俗。当哭便哭,当笑便笑,何必矫情饰俗。你我俱是性情中人,哭哭笑笑,有何足怪?”双手把画缓缓卷起,吟道:“长江万古向东流,立马胡山志未酬,六十年来一回顾,江南漠北几人愁?”
13、只听得书生又缓缓说道:“今日笑得痛快,哭也痛快,可惜酒已没有了。”“卜”的一声,把葫芦掷到地上,碎为四片。书生行径虽然怪异,云蕾却觉得他别有一种强烈的感人之处。
14、张丹枫说道:“意气相投,结为知己,又何必问是男是女,是女是男。嗯,小兄弟,难道你也有世俗之见么?”
15、张丹枫大笑道:“你是说雁门关外的那位周少寨主么?他们父子也还算得是个人物。会合石英传下绿林令箭,不利于我,此事亦早已在我意中。我生来不惯求人,而且借势力压服下来,我面上亦无光彩。再说实话,我若是怕他们传什么绿林箭,适才我一出去,就可以结果你的义兄,我偏要让他们试一试。
16、门外白马欢跃嘶鸣,张丹枫手抚剑柄,俯腰一躬,道声:“多谢老伯。”飞身上马,朗声吟道:“中州风雨我归来,但愿江山出霸才,倘得涛平波静日,与君同上集贤台。”眼光一与云蕾相接,立刻纵马奔驰,诗声摇曳之中,白马已闪电般奔出数里之外。毕道凡双目闪光,呆然远望,忽而翘起拇指,大声赞道:“好气概,果然胜似前人,不枉石英替他守了几十年。”
17、只见张丹枫神色仓惶,满头大汗,一跃下马,抢着叫道:“世伯快走!”毕道凡双眼一翻,冷冷说道:“好呀,你还有什么花招?”张丹枫怔了怔,面色倏变,仰天狂笑道:“悠悠苍天,知我谁人?毕爷,此刻我也不愿多费唇舌,要你信我。我只求你快走,官军离此已不到十里了!”
18、张丹枫道:“我入关之后,细察情形,明朝其实已是腐败到极,要报仇我看也不很难,我若找到地图宝藏,重金结士,揭竿为旗,大明天下不难夺取!”云蕾吃了一惊,问道:“你想称王称帝?”张丹枫笑道:“皇帝也是常人做,一家一姓的江山岂能维持百世?不过我抢大明的江山,也不只是就为了做皇帝……”云蕾道:“就为了报仇吗?”张丹枫道:“也不只是就为报仇,若然天下万邦,永不再动干戈,那可多好!”顿了一顿,忽然一阵狂笑,吟道:“人寿有几何?河清安可俟?焉得圣人出,大同传万世!哈,哈,若能酬夙愿,何必为天子?” 19、张丹枫叹了口气,骑上白马,缓缓走出山谷,马蹄踏着零落的花瓣,放声歌道:
杨柳丝丝弄轻柔,烟缕织成愁。海棠未雨,梨花先雪,一半春休。
而今往事难重省,归梦绕秦楼。相思只在,丁香枝上,豆蔻梢头。
20、只听得张丹枫又道:“我此次入京,冒险谒见,承大人深信不疑,异日若有所需,粉身碎骨,无以为报。”于谦道:“为了莽莽神州,世兄报国即是报我。”张丹枫道:“男儿当报国,何必再叮咛。夜已深,大人也该安歇了,晚生告辞。”
21、张丹枫忽地一阵狂笑,重复吟道:“胸中有誓深如海,肯使神州竟陆沉?晚生无酒亦醉,请大人恕我狂态毕露。后会有期,请大人不必送了。”
22、张丹枫将九头狮子的财产散尽,哈哈大笑,忽然俯身在莲塘里摘了一朵荷花,吟道:“还我名园真面目,莲花今日出淤泥!”眼中簌簌掉下泪来。
23、这时张丹枫已是一叶轻舟,逍遥在太湖之上。他右手划桨,左手拿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锁匙,放目湖山,高声吟道:“太湖三万六千顷,难洗英雄今古愁!”吟声掠过湖面,把芦苇中的沙鸥白鹭惊得卜卜飞起。
24、张丹枫吟道:
金锁重门荒苑静,倚窗愁对秋空。翠华一去寂无踪,玉楼歌吹,声断已随风。
烟月不知人事改,夜阑还照深宫。藕花相向野塘中,暗伤亡国,清露泣香红。
这是五代时后蜀词人鹿虔扆的《临江仙》。澹台镜明心道:“虽是借词寄意,却正切合此时、此地、此景、此人的身份。隔湖南望,便是苏州,苏州张士诚当年的宫殿,而今已大半沦为荒园废壁,蔓草苍苔,难怪他有此感慨。”又想道,“他如此眷怀故国,却肯将地宝藏,都献与祖先的对头——明朝的天子,这种胸襟,更是古今罕有。”
正自思量,忽听得张丹枫又轻拍阑干,低声吟道:
独倚危楼风细细,望极离愁,黯黯生天际。草色山光残照里,无人会得凭栏意。
也拟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吟声悲苦,吟到后来,竟是如泣如诉,呜咽不能成声。澹台镜明只知道张丹枫善笑,却不知道他也善哭——“亦狂亦侠,能哭能歌。”听他哭得悲苦,心也酸了。忽而哭声一止,张丹枫又笑了起来,反复吟道: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既然甘心憔悴,始终不悔,那又有什么可以伤心?呀,小兄弟,小兄弟,你就是再将我狠狠折磨,我也绝不会对你埋怨。”
25、云蕾往前疾跑,只听得后面一声长叹,张丹枫的声音说道:“见了你惹你伤心,不见你我又伤心。呀,你伤心不如我伤心。小兄弟,你好好保重,去吧,去吧!”云蕾心中一酸,强忍着泪,也不回头。只听得后面诗声断续,随风飘入耳中,听清楚了,却是“相见争如不见,有情总似无情”两句。云蕾十七岁有多,从未想过男女之情,听了诗声,面上一红,细细咀嚼这两句话,心道:“难道我真是陷入情网中了?”陡觉神思飘忽,一片迷惘,从面上红到耳根。脚步却是不敢停留,转眼之间,又跑出数十丈,再回头时,张丹枫的影子又不见了。
26、张丹枫叫了一声,只见云蕾头也不抬,左手拖着父亲,右手拖着母亲,走进柴门,接着“砰”的一声,柴门也关上了,两扇破门,将两人分开,门里门外,已隔绝成两个世界。张丹枫绝望之极,云蕾走进门内,将他关在门外之时,竟然没有回头望他一眼!
27、但还有人比云蕾更要可怜,那是张丹枫。云蕾此际,尚有父母在身旁抚慰着她,可是张丹枫的满怀凄楚,却连找一个人诉说也不能够。他绝望到了极点。如痴如狂,天地茫茫,孤身只影,竟不知该走到何处?
28、张丹枫迷迷糊糊,眼睛也不睁开,竟不知自己做过何事,一有知觉,便即嚷道:“小兄弟,小兄弟。”上官天野倒了一碗茶放在他的口边,只听得张丹枫又嚷道:“呀,呀,小兄弟,你不欢喜马奶酒,我也不喝这马奶酒。”
上官天野心道:“这人神思纷乱,怪不得脉象之中,有心火郁结之象。”说道:“好,你不要马奶酒,用酸葡萄酒来送乳酪吧。”另外取过一奶酪,仍将那碗香茶移开了又再拿回给他,张丹枫迷迷糊糊,将奶酪和香茶全都一齐喝了,叫道:“小兄弟,小兄弟,这才是我的好兄弟,我踏进门来,你不再赶我了?哈哈,你不再赶我了!”蓦地向长椅一倒,呼呼熟睡,他委实是太疲倦了。
29、张丹枫重读联语:“难忘恩怨难忘你,只为情痴只为真。”如醉如痴,只觉云蕾的影子在眼前浮晃,紫竹林中的少女突地化成了云蕾,好像要从画图中跳出来,转眼之间又消失了。张丹枫自言自笑道:“天地之间哪还有人比得上我的小兄弟,画中少女虽美,也难及她万一。”不知不觉拿起书案的纸笔,画了一张又一张,画的都是云蕾的肖像,有含羞的云蕾,有带笑的云蕾,有薄怒的云蕾,有佯嗔的云蕾,有惹怜的云蕾,种种神情,种种体态,一一描绘纸上,兴犹未已,又画了一幅她和自己并马奔驰的图画,题上一旨小词道:“掠水惊鸿,寻巢乳燕,云山记得曾相见,可怜踏尽去来枝,寒林漠漠无由面。人隔天河,声疑禁院,心魂漫逐秋魂转,水流花谢不关情,清溪空蕴词人怨。”画完掷笔长笑,忽地又呜呜痛哭起来。
30、忽觉有人在自己肩上轻轻一拍,抬头一看,只见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,相貌虽然凶恶,眼光中却似乎对自己透露着无限的同情与关切,只听他微笑道:“你是谁?你哭什么?”张丹枫道:“你是谁?你又笑什么?”那老头哈哈大笑道:“真想不到天地之间,竟然还有你我两个痴人!”两人相对,哭了一阵,又笑了一阵,那老头道:“你昨晚叫了一晚小兄弟、小兄弟,你的小兄弟在哪里?”张丹枫不理不睬,拿起自己所画的十几张云蕾的图像,逐一细看,又呜呜地痛哭起来。
那老头笑道:“哈,这就是你的小兄弟吗?”张丹枫嚷道:“你怎么敢瞪着眼睛看我的小兄弟,哼,哼,我要打你这个没礼貌的糟老头子。”一掌扫去,那老头竖起一指,轻轻一点,张丹枫的金刚掌力,被他指头轻轻一触,全都消解,忽地又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,对着一张云蕾的图像哭道:“呀,呀,我不许别人瞪着眼睛看你,为什么你却瞪着眼睛看我?”那一张正是云蕾发怒的图像。
31、那老头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几十年前,若有人敢多看我的芝兰一眼,我也会打他的。”这一瞬间,只觉眼前这少年,就是自己当年的形象,不觉问道:“你的小兄弟为什么离开你呢?”张丹枫瞪了老头一眼,道:“你都知道了,还问我作什么?”老头诧道:“怎么?”张丹枫吟道:“难忘恩怨难忘你,只为情痴只为真。这不是你写的么?你若不知道我和云蕾的事情,又怎么写得出这副联语?”
那老头听他这话,也不觉痴了,心道:“原来恩怨难忘,相思情孽,都是一般。”忽地拍案大笑道:“三十年前是我,三十年后是你,彼此彼此,且让天下情痴同声一哭!”笑声未停,就与张丹枫抱头痛哭,这一哭声传林野,惊得石室中的侍者面面相觑,个个奇怪,他们都以为上官天野会杀了那个少年,哪料到他们竟像多年的知己,一见面就哭呀笑呀地闹个不休。那几个侍者服侍上官天野多年,虽然都知道他喜怒无常,但却从无今日之怪绝!
32、张丹枫在心中重读了这封信一遍,另一个影子又泛上来,这是云蕾,是父亲希望他能够与之结合的云蕾!可是经过那一场伤心惨痛的事件之后,此生此世,只恐已是相见无期,还说什么谈婚论嫁?张丹枫这两月来愁肠寸断,几乎又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,这次归来,本欲借江南景色,聊解愁烦,哪知不到江南,还自罢了,一到江南,却不由自己的更想起云蕾,想当年并辔同来,也正是这个梅子黄时,榴花初放的季节,一路上曾留下多少笑声,多少泪痕,到而今却真像李清照词所说的“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”更伤心的是:“柔肠已断无由断”,“泪已尽,那能流!”
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