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羡鱼摘头盔的动作一顿,旋即恢复如常,浅笑:“没有。”

  说完,她把头盔递给王锦艺,然后往旁边站了站,“谢谢你送我回来,回去慢点。”

  门灯昏暗的光线笼在她身上,给她奶白色的肌肤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色,夜风拂过她的脸颊,发丝扬起的弧度是那样风情迷人。

  王锦艺看着她,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最终在她的微笑下,什么都没说,留下一句“早点睡,有事给我打电话”,然后骑着摩托离开。

  盛夏的夜晚,虫鸣声声。

  别墅灯火通明,宋羡鱼边走向洋房,边回味王锦艺的话。

  季临渊究竟是带着什么目的接近她,她揣摩不明白,只是他的眼神并非男人看女人的那种。

  宋羡鱼刚走到洋房门口,佣人推门出来,“二小姐,老夫人和二夫人、夏萌小姐来了,说找你有点事,等你好久了,夏萌小姐一直哭,老夫人很生气。”

  宋夏萌找上门来,宋羡鱼不意外,派对上宋夏萌吃了亏,她早料到宋夏萌不会善罢甘休。

  只是,没想到宋夏萌会搬出老夫人。

  客厅里。

  宋老夫人沉着脸坐在沙发区,宋夏萌伏在母亲祁宁玉怀里啜泣,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  宋羡鱼一进来,就听见杨珍善解人意的声音,“弟妹别生气,小鱼不是会挑事的孩子,一定是有什么误会……”

  杨珍的话听起来像安抚,祁宁玉却炸毛了,“你什么意思?小鱼不会挑事,夏萌就会挑事?能有什么误会?她不就是嫉妒夏萌和罗小姐关系好,故意使坏!”

  宋羡鱼对祁宁玉的话恍若未闻,径直走到宋老夫人跟前,跟几位长辈一一问好,礼貌十分到位。

  宋老夫人掀起眼皮看了宋羡鱼一眼,连辩解的机会都不给,直接道:“道歉!”

  “妈,事情还没弄清楚,我们应该先听一听小鱼怎么说。”宋子明了解养了十几年的女儿,绝不会主动惹事。

  宋老夫人冷冷一哼,“你的意思是,我是非不分?”

  宋子明皱眉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宋羡鱼坦然面对宋老夫人的漠视,低眉顺眼的样子瞧着十分乖巧,说出来的话却没那么温顺。

  “如果是我做错了,我自然会听奶奶教诲,向堂姐赔礼道歉,只是,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,还请奶奶说明。”

  宋老夫人还没开口,宋夏萌抢先说:“你故意在含羞的生日派对上泼我酒,让我出丑,害我被含羞赶出派对,丢尽了颜面!”

  宋夏萌眼底划过恨意,“我好不容易才与含羞成为朋友,她已经答应会让他爸爸多与华泰合作,就这么被宋羡鱼破坏了……”

  宋老夫人一向重视宋家企业的发展,宋夏萌的话音一落,宋老夫人看向宋羡鱼的眼神变得凌厉。

  “子明,这就是你养出来的好女儿?我宋家决不能有这种忘恩负义的人存在,今天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让她离开宋家,要么你以后就待在家里,好好想想怎么教育好她,公司的事交给子均处理!”

  “妈……”宋子明苦笑。

  宋老夫人一向偏心宋子均,他早料到老人家大晚上这么兴师动众,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  杨珍脸色微变。

  宋羡鱼这个狐狸精,就是个祸害!

  祁宁玉和宋夏萌脸上喜色难掩。

  “奶奶,我想问您一个问题。”宋羡鱼慢条斯理开口:“过几天就是您的七十寿诞,倘若有人在寿宴上泼堂姐一杯酒,您会把堂姐赶出寿宴吗?”

  “你当我老糊涂了吗?欺负到我宋家人头上,我会要她好看!”宋老夫人极其爱面子,断不会让人欺负到头上来。

  只是,她这话刚说完,老脸猛然一变。

  就连祁宁玉和宋夏萌的脸色也跟着变了变。

  宋羡鱼笑容加深,“奶奶您说了,有人敢欺负您的家人,您就要谁好看,那么罗小姐呢?堂姐是罗小姐的好朋友,而我,只是一个包厢服务员,我在罗小姐的生日派对上拿酒泼了她的好朋友,她不但不找我算账,反而把她的好朋友赶走,这是什么逻辑?”

  “如果这件事是真的,那么只能有两种可能,一,罗小姐脑子有问题;二,罗小姐其实很讨厌那位朋友,所以随便找了个借口赶走了。”

  宋羡鱼直直看向宋夏萌,“堂姐,你觉得是哪一种?”

  宋老夫人老脸调色盘一样精彩,看宋羡鱼的眼神越发不喜。

  她了解宋夏萌什么性格,也知道事情未必就是宋夏萌哭诉的那样,她不过是想借机逼宋子明交出公司,没想到宋羡鱼这么伶牙俐齿,把她都给饶了进去。

  “你胡说!”宋夏萌脸色难看,拉着宋老夫人的手语无伦次,“奶奶,我没有说谎,真的是宋羡鱼拿酒泼我,含羞觉得我丢了她的脸,把我赶出来,奶奶你相信我……”

  “堂姐,事情如何,当时那么多人都看见了,明明是你用酒泼我,罗小姐觉得你没素质没教养,才把你赶出来……”

  “你胡说!”宋夏萌急急打断宋羡鱼的话,“明明是你泼我!奶奶,你要相信我……”

  “到底是谁胡说,奶奶一向善辩是非,肯定会有个公允的判断。”宋羡鱼这话一说,宋老夫人想偏帮宋夏萌都不行了。

  老太太活了七十年,最看重一张脸面,就连逼宋子明交出公司这件事,都一直想找个合理的借口,以免被人诟病。

  况且,宋羡鱼与宋夏萌的话孰是孰非,明眼人一目了然。

  “奶奶……”宋夏萌还想说什么。

  “你住口!”宋老夫人瞪了眼宋夏萌,然后云淡风轻道:“既然是个误会,那便罢了,小鱼以后出门在外,言行举止都注意着点,别忘了你代表的是宋家的颜面。”

  宋羡鱼垂眉敛目:“是,奶奶。”

  宋老夫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起身就走。

  见宋老夫人走了,祁宁玉虽心有不甘,也不好再闹,哼了一声,拉着宋夏萌就要走。

  “弟妹。”宋子明喊住祁宁玉,“你气势汹汹来找小鱼要公道,现在真相大白了,是不是该你给小鱼一个公道?”

  不给祁宁玉反驳的机会,他语含威胁:“否则,我看子均也该管教好女儿再去公司。”

  宋老夫人脚步顿了一下,没有回头,脚步声却加重了许多,怒意明显。

  祁宁玉见宋老夫人没有要帮她说话的意思,暗暗咬牙,“夏萌,道歉。”

  宋夏萌不敢相信地看着母亲,“妈……”

  祁宁玉加大音量,“谁让你嘴皮子没别人利索,道歉!”

  宋夏萌眼里蓄上泪水,心底满是屈辱和恨意,极不情愿地冲宋羡鱼说了声:“对不起。”

  这一章已修改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book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娇妻难挡,季先生请接招,娇妻难挡,季先生请接招最新章节,娇妻难挡,季先生请接招 800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book小说网提供本周点击榜,本周下载榜,以及下书搜藏榜book小说网